沃格林、哈耶克……的赞助者 / 许宏

 

读书的收获,常常不仅来自书的正文。

对于关注研究和创作支持机制的人来说,前言、致谢、后记、版权页之类的文字往往透露出作者获得的帮助从何而来。

在本期《世代》的考察中,不少线索就是在很多书的正文以外被发现的。顺着如此线索,可以进一步了解提供帮助的个人或组织。那些在相对较多的书中正文之外出现的个人或组织,大约是某个或某些领域的重要支持者。

除了本期已经提及的有着明显基督教新教自由派、福音派、天主教背景的个人或基金会,还有一些个人或组织在近百年来于西方文明及人的生存根基方面也做出了资金支持上的贡献。

这或许值得做一点儿简要介绍。比如,十三年前,我收到埃利斯·桑多兹(Ellis Sandoz)教授的赠书时,不光从这位美国政治哲学家那里开始认识他和他老师埃里克·沃格林(Eric Voegelin,1901—1985)的思想。

我逐渐注意到,他们的书中多次出现“Earhart Foundation”(伊耳哈特基金会)的字样。后来,我在读他们同道的书时,也不止一次遇见这个组织的名字。

我向桑多兹教授说起这个现象,并对此作了初步查询。相比皮尤、利历、坦普顿洛克菲勒菲尔斯泰德,伊耳哈特基金会可能既是更加不为大众所知却又是对西方近百年来政治哲学、经济学研究提供关键赞助的组织之一。

早在1929年,伊耳哈特基金会就已成立。然而,该组织不曾建立自己的网站,公开的信息非常有限。但就已知的来看,其所资助过的人士有一些是西方政治哲学、经济学界的重要研究者,而且这些学者在最初受其支持时大多还没有后来的知名度。

除了沃格林和桑多兹及其同道们,政治哲学界还有列奥·施特劳斯(Leo Strauss,1899—1973)及其学生和同仁们。经济学界的可能更有名,包括这几位诺贝尔奖得主:

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1899—1992)、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1912—2006)、乔治·斯蒂格勒(George Stigler,1911—1991)、詹姆斯·布坎南(James Buchanan,1919—2013)、罗纳德·科斯(Ronald Coase,1910—2013) 、加里·贝克(Gary Becker,1930—2014)、罗伯特·卢卡斯(Robert Lucas)、丹尼尔·麦克法登(Daniel McFadden)、弗农·史密斯(Vernon Smith)。

与皮尤、洛克菲勒类似,伊耳哈特基金会的资金也源于石油天然气产业。其创立者是美国企业家哈里·伊耳哈特(Harry Earhart,1870—1954)。

他曾经拥有的白星石油公司(White Star),后来变作美孚石油(Mobil)的一部分。他在密歇根安娜堡(Ann Arbor)的故居如今位于那里的路德宗协和大学(Concordia University)校园之中。

伊耳哈特是基督教循道会成员。基督徒和企业家的双重身份,使得伊耳哈特看重以基督教伦理为基础的自由企业制度对于西方文明和人之自由的价值。因此,他的基金会尤其支持跟此相关的经济学和政治学领域的研究。<1>

当然,沃格林、哈耶克、施特劳斯等人获得过的赞助不止来自伊耳哈特基金会。

沃格林、施特劳斯在20世纪中叶的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所做“查尔斯·沃尔格林基金会讲座” (Charles R. Walgreen Foundation Lectures),是这两位政治哲学家人生中的重要时刻。他们各自的讲稿经扩充而出版,成为近几十年来西方思想界中影响深远的文献。<2>

设立此系列讲座的是美国连锁药店沃尔格林(Walgreens)的创建者,查尔斯·沃尔格林(Charles R. Walgreen,1873—1939)。

跟伊耳哈特近似,沃尔格林也重视美国传统的自由价值观。在去世前,他出于对当时欧美流行思潮熏染下的芝加哥大学的担心,出资创办了致力于美国制度研究的基金会。对流行思潮进行反思的学者,如沃格林和施特劳斯,就成了此基金会的受益者。<3>

而沃格林早年时在维也纳大学(Universität Wien)的朋友哈耶克,则从威廉·沃尔克基金会(William Volker Fund)得到长期资助。

威廉·沃尔克(William Volker,1859—1947) 是一位出生于德国的美国家庭装饰企业家。沃尔克去世后,他的外甥哈罗德·拉诺(Harold Luhnow,1895—1978)开始将基金会的捐赠重心从地方慈善转向支持自由制度研究。

哈耶克得以执教芝加哥大学就离不开于拉诺的帮助。哈耶克虽然获得芝大的教职,而且他所任教的社会思想委员会(Committee on Social Thought)也为关注美国研究生教育的人士所知,这位经济学家在那里工资的来源却非芝大而是沃尔克基金会。

拉诺领导之下的沃尔克基金会,与伊耳哈特基金会有着相似的思路,两者之间也就有捐赠上的显著交集。然而,由于它们特别是伊耳哈特比较低调,它们的存在便很少为大众所知。

在英语世界,提及它们的,一般是记载所谓现代西方保守主义历史的文献。但是,对于如沃格林、哈耶克而言,他们并不认同将自己简单归于如此标签式的分类之中,虽然他们及其赞助者们在对待流行思潮方面有某种或多种保守派的表现。<4>

 

<1> Lee Edwards, The Conservative Revolution: The Movement that Remade America (New York: The Free Press, 1999), 140. John L. Kelley, Bringing the Market Back in: The Political Revitalization of Market (Houndmills, Basingstoke, Hampshire and London: Macmillan, 1997), 62. Lee Edwards, “Earhart Foundation”, American Conservatism: An Encyclopedia, edited by Bruce Frohnen, Jeremy Beer, and Jeffrey O. Nelson (Wilmington, Del.: ISI Books, 2005), 247-249. Alfred S. Regnery, Upstream: The Ascendance of American Conservatism (New York: Threshold Editions, 2008), 186-188. Ivar Jonsson,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Innovation and Entrepreneurship: From Theories to Practice (New York: Routledge, 2016), 163-164. Kari Barbic, “Harry Earhart”, The Almanac of American Philanthropy: 2017 Compact Edition, edited by Karl Zinsmeister (Washington, D.C.: The Philanthropy Roundtable, 2017), 103-104. Grace Shackman, “The Earhart Mansion”, Ann Arbor Observer, June 1997, https://aadl.org/aaobserver/18380. “Earhart Foundation”, Right Web, last updated: May 12, 2015, https://rightweb.irc-online.org/profile/earhart_foundation/. Gary North, “Anonymous Funding of the Academic Right: William Volker and Henry Earhart”, Mises Institute, May 10, 2018, https://mises.org/wire/anonymous-funding-academic-right-william-volker-and-henry-earhart.

<2> Eric Voegelin, The New Science of Politics: An Introduction (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52). Leo Strauss, Natural Right and History (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53).

<3> Milton Mayer, Robert Maynard Hutchins: A Memoir, edited by John H. Hicks (Berkeley and Los Ange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3), 149-166. John N. Ingham,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American Business Leaders, V-Z (Westport, Conn.: Greenwood Press, 1983), 1533-1536.

<4> Murray N. Rothbard, The Betrayal of the American Right (Auburn, Al.: Ludwig von Mises Institute, 2007), 67. Kim Phillips-Fein, Invisible Hands: The Making of the Conservative Movement from the New Deal to Reagan (New York: W. W. Norton, 2009), 42-43, 51-52. Voegelin Recollected: Conversations on a Life, edited by Barry Cooper and Jodi Bruhn (Columbia, Mo.: University of Missouri Press, 2008), 43, 142-143, 210. F. A. Hayek, The Constitution of Liberty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Classics, 2006), 341-355.

 

此文首发于《世代》第8期(2019年夏季号)。

题图:哈里·伊耳哈特及其外孙吉米·肯尼迪(后来管理伊耳哈特基金会),1948年6月。

H. B. Earhart & Grandson Jimmy Kennedy, June 1948

Rights Held By: Donated by the Ann Arbor News. © The Ann Arbor News.

https://aadl.org/N071_0510_007.

若有媒体或自媒体考虑转载《世代》内容,请尽可能在对作品进行核实与反思后再通过微信(世代Kosmos)或电子邮件(kosmoseditor@gmail.com)联系。

《世代》第8期主题是“研究及创作的支持机制”,却也有并非可以简单分门别类的文字。如《世代》文章体例第1期卷首语所写,《世代》涉及生活各方面,鼓励不同领域的研究和创作。《世代》不一定完全认同所分享作品的全部方面。

《世代》本期及过往内容,详见:

微信(世代Kosmos);网站(www.kosmoschina.or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