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第13期卷首语/丁祖潘

随着2021年1月20日乔·拜登(Joe Biden)宣誓就任美国第46任总统,最近这场把世界搅得沸沸扬扬的美国大选终于尘埃落定。颇为有趣的是,这次大选不但造成美国社会的撕裂,也将中国的自由主义群体分裂为对立的两派。在回顾前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John Trump)留下的政治遗产时,两派的分歧之一围绕基督教与美国大选的关系展开:自称保守主义的“挺川派”把这次大选看作本质上是顺服神还是悖逆神的左右之争,他们相信右派代表的基督教信仰是美国社会秩序和宪政的根基,与此相对的另一方,则认为这样的信仰叙事并不符合历史实际,所谓的“圣经造就美国”顶多是一种修辞学的表达,不能说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美国及其宪政,相反,在多元文化的现代社会中,宪法必须具有超越基督教的包容性。<1>

无论分歧有多大,自由派两方阵营在观察美国大选时,都注意到了特朗普竞选与基督教福音派之间的密切关系。事实上,当社会学学者回顾特朗普主政四年期间美国福音派与政治的关系时,一个突出的印象是,基督教民族主义(Christian nationalism)为特朗普入主白宫赢得了足够多的福音派选票,同时也是驱使福音派参与1月6日国会大厦骚乱的主要因素。<2> 特朗普被指控煽动骚乱,传播仇恨。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经美国主流媒体报道,这次骚乱中掺杂的基督教仪式和用语,给人的印象似乎是,福音派如今已成为一股白人至上论者的暴乱势力,基督教民族主义是其背后的政治和神学基础。<3>对此,美国福音派领袖们发起了一场签名运动,谴责在这次骚乱中激进的基督教民族主义歪曲了基督教信仰,带来暴力和伤害。加入签名运动的福音派领袖们还允诺,“要用更好的神学来对抗坏的神学,用爱来抵抗恐惧,并说出有关我们国家的历史真相”。 <4>

那么,究竟什么是基督教民族主义呢?

一个被广泛引用的定义认为,基督教民族主义指的是一种意识形态,用来描述美国人的身份认同与基督教(最好是新教)、种族(白人)、出生地(生在美国)、国籍(美国),以及政治意识形态(保守主义)的融合。<5> 在这种观点看来,如果你是穆斯林、犹太人、新移民、非白人基督徒甚至是政治自由主义者,那你就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美国人。基督教民族主义者认为,联邦政府应该宣告美国是一个基督教国家,将基督教价值观纳入法律,允许在公共场所展示基督教符号、进行基督教祈祷活动。他们还主张一种对美国历史的特殊叙事,即美国建国时是一个基督教国家,美国与上帝存在某种圣约关系,若任由左派和不信教的人试图把美国变为世俗国家,上帝将收回对美国的祝福。<6>

这样看来,虽然基督教民族主义伴随这次美国大选引起世人关注,但它所描述的问题,也即上帝与国家或者基督教与美国人身份认同的关系,其实并非新问题。福音派学者对此早有圣经神学和历史方面的辨析与梳理。<7> 跳出这次美国大选来看,基督教民族主义不必然是一项指控的罪名,而是指基督徒对民族或国家身份认同及其重要意义的理解。它不是美国独有的现象。<8> 在这个意义上,美国的基督教民族主义,也可以称作基督教美国主义或基督教美国精神(Christian Americanism),指的是在基督教上帝设计的世界历史目的中,美国扮演中心角色。美国是上帝拣选的新以色列,是被世人瞩目的“山上之城”和自由灯塔。<9>

福音派领袖正确地批评激进的基督教民族主义者,往往混淆地上国家和上帝国度的区别,误将地上国民的身份取代天上国民的身份,由于将教会从信仰的中心移走,导致宗教上的个人主义盛行,使得信徒容易成为民族主义的猎物,将美国而不是教会当作上帝的子民。解毒之法在于重申基督信仰和教会的超越性与普世性,是教会而非国家,才是上帝计划和圣约祝福的器皿,特别是,要纠正一种错误的观念,就是把美国看作上帝拣选的国家。<10>

确实,正如提姆·凯勒(Timothy Keller)在一篇书评中告诫我们的那样,最纯粹形式的基督教民族主义,也就是视政治权力为拯救、假定美国被拣选为拯救世界的新以色列,这是不符合圣经的偶像崇拜。<11>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应看到,基督教民族主义乃至民粹势力对传统宗教信仰与身份政治的诉求,其实也是对自由主义多年来提倡开放社会,弱化身份归属的一种反弹。当人们在全球化时代资本、技术和贸易的自由流动中,感受到的不但是被日益边缘化,而且传统价值和信仰受到威胁时,一种对确定性的渴望就被激发出来。而民族或者国家包含的身份认同就提供了某种重要的确定性形式。<12> 基督教赋予美国人的被拣选的自我意识,正是马克斯·韦伯(Max Weber,1864—1920)指出的国家或民族追求受人尊重时包含的某种天意使命感(providential mission)。这种使命被认为是一种特殊的文化使命,其实现需要通过培育群体的特殊性。<13> 无怪乎,基督教民族主义往往借助传统信仰与历史,前者提供使命感,后者说明特殊性,回答美国人感受到的身份焦虑问题。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传统信仰可能会被扭曲,历史也可能会被滥用,这需要警惕和分辨,甚至谴责,但不能作为回避信仰参与公共生活,放弃寻求历史真相、拒绝历史复杂性的借口。

百多年前,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1805—1859)在考察美国的政治制度和社会时观察到,“基督教依然对美国人的思想保有巨大的控制力量……基督教不只是作为一门经过论证而被接受的哲学在发生支配作用,而且是作为一种无需论证就被信仰的宗教在发生支配作用。在美国,基督教的各派林立,并不断改变其组织,但基督教本身却是一个基础巩固和不可抗拒的存在,既没有人想去攻击它,又没有人想去保卫它。”<14> 可以说,基督教构成了美国精神的底色,在美国建国以来二百多年的历史中,基督信仰成为美国政治生活的重要部分。这是直到今天无论左派还是右派都不能否认的事实。<15>

或许当我们跳出左右之争,思想基督教本身既入世又出世、是永恒之道成为暂时肉身的信仰特征时,这种充满张力的图景会让我们看到一个深受基督信仰影响的国家复杂的多面,比如当它自称是被拣选的国家时,自信与战兢并存,当它号称是“山上之城”时,光与暗如影随形。这种在基督教影响下的精神底色,对人性和社会有着更为真实的看法,即人有上帝的形象,既是罪人,又可能是基督里的圣徒;人可以凭借理性和意志进行统治,但上帝的手最终引导社会和历史的走向。这或许就是美国这个国家,即使面对种种社会危机,也能长期保持活力与韧性的重要原因之一吧。<16>

本期杂志虽以美国基督教民族主义为主题,但无意考察美国大选,也不是要介入左右之争,而是希望透过历史的棱镜来观察美国精神的基督教底色,进而思考基督信仰与政治的关系。因此,我们虽然在本期《世代》中译介福音派领袖对激进的基督教民族主义的谴责声明,旨在向中文世界介绍美国福音派对美国大选的某种声音,但重点还是希望与现实争论保持适当距离,从历史视角考察基督信仰、圣经与美国国家认同之间存在的张力关系。作为一份偏重历史的思想类刊物,这也是《世代》放眼我们这个世代的一种视角。一种从遗失已久的“异邦”(foreign country)而来的视角<17>,或许能看到我们所生活的此邦被忽视的某个侧面。

 

<1> 刘军宁、从日云等,《川普主义:保守传统价值、重塑美利坚荣耀》(第一辑)(kindle版),“序言”;周濂,“华人川普主义者的三个迷思”、贺卫方,“中国语境下的大撕裂”,见《思想:解读川普现象》第42期(台北:联经出版公司,2021年)。

<2> Andrew L. Whitehead, Samuel L. Perry, Joseph O. Baker, “Make America Christian Again: Christian Nationalism and Voting for Donald Trump in the 2016 Presidential Election,” in Sociology of Religion: A Quarterly Review 2018, 79:2 147-171; Irina A. Faskianos & Andrew L. Whitehead, “The Rise of Christian Nationalism”, https://www.cfr.org/event/rise-christian-nationalism

<3> Elizabeth Dias and Ruth Graham, “How White Evangelical Christian Fused With Trump Extremism,” The New York Times, Jan. 19, 2021.

<4> Evangelical Leaders Statement Condemning Christian Nationalism’s role in the January 6th Insurrection”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cbvRNRgAcUo1UfZfxuBZHmv63FI8k2gnxxAaNVlCvsiG9xHw/viewform?vc=0&c=0&w=1&flr=0

<5> Andrew L. Whitehead and Samuel L. Perry, Taking America Back for God: Christian Nationalism in the United State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20), ix-x.

<6>同上,第7—8页。对该书有关“基督教民族主义”定义的总结,参考Timothy Keller, “A Book Review on the Topic of Christian Nationalism”. https://quarterly.gospelinlife.com/book-review-on-the-topic-of-christian-nationalism/

<7> Mark A. Noll, Nathan O. Hatch, George M. Marsden, The Search for Christian America (Colorado: Helmers & Howard Publishing, 1989); John Fea, Was America Founded as a Christian Nation? A Historical Introduction (Revised Edition) (Louisville: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2016).

<8> Stephen Backhouse, Kierkegaard’s critique of Christian Nationalism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1).

<9> Matthew McCullough, The Cross of War: Christian Nationalism and U. S. Expansion in the Spanish- American War (Madison: The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Press, 2014) , 4; God’s New Israel: Religious Interpretations of American Destiny , “introduction”, Revised and Updated Edition, edited by Conrad Cherry (Chapel Hill and London: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1998), 10.

<10> “Evangelical Leaders Statement Condemning Christian Nationalism’s role in the January 6th Insurrection”; Albert Mohler, “What Is Christian Nationalism and What Is the Danger? Understanding the Different Roles of the Church and Nations in God’s Plan,” https://albertmohler.com/2021/01/13/briefing-1-13-21; Paul D. Miller, “What is Christian Nationalism,” Christianity Today, February 3. 2021. https://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21/february-web-only/what-is-christian-nationalism.html

<11> Timothy Keller, “A Book Review on the Topic of Christian Nationalism”.

<12> R. R. Reno, “Return of the strong Gods”, in The First Things, 2017.5.

<13> From Max Weber: Essays in Sociology, translated, edited, and with an introduction by H. H. Gerth and C. Wright Mill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46), 171,176.

<14> 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下卷),董果良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7年,第522页。

<15> Religion and American Politics: From the Colonial Period to the Present (second edition) , edited by Mark A. Noll and Luke E. Harlow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7).

<16> Ellis Sandoz, “Americanism: The Question of Community in Politics”, in Republicanism, Religion, and The Soul of America (Columbia and London: University of Missouri Press, 2006), 105-113.

<17> Sam Wineburg, Historical Thinking and Other Unnatural Acts: Charting the Future of Teaching the Past (Philadelphia: Temple University Press, 2001).

 

本期封面封底设计:陆军。

此文首发于《世代》第13期(2021年春季号)。

若有媒体或自媒体考虑转载《世代》内容,请尽可能在对作品进行核实与反思后再通过微信(世代Kosmos)或电子邮件(kosmoseditor@gmail.com)联系。

《世代》第13期的主题是“基督教民族主义”,却也有并非可以简单分门别类的文字。如《世代》文章体例第1期卷首语所写,《世代》涉及生活各方面,鼓励不同领域的研究和创作。《世代》不一定完全认同所分享作品的全部方面。

《世代》各期(包括上一期“基督教教育”号pdf下载),详见:

微信(世代Kosmos);网站(www.kosmoschina.org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